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灬邱 家 大 院灬 拥 抱 2015

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日志

 
 

少年回忆之——幽香马兰花  

2011-02-17 08:3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

纽国探亲休假的时间,常常是无计划无目的地在略显寂静的街巷漫步,除了远处的海景,最多的就是眺望天上的云,一片片,一朵朵,多么像儿时家乡的白棉花。浮云悠悠而来,又姗姗而去,不但勾起丝丝回忆,也掀起迷茫旧事的一角,--神马都是浮云,神马都是浮云!浮云眼前飘过,如何不见神马!神马你在哪里?难道只能从尘封的梦境中追忆?

路边的草坪任人踏过,丝毫不减勃勃生机,高大的热带林木和当地的各种蕨类植物看起来都有些诡异,各家庭院的花花草草倒是不甘寂寞,神态各异,引得我经常发一些莫名其妙的评论,直至有一天傍晚,路经一家华人超市时,被台阶两旁的簇簇绿色花草所吸引:“马兰花,这就是我儿时常见的马兰花”!我迫不及待的告诉朋友。

2011年02月16日 - 邱家大院 - 邱家大院

 

 

仔细端详的结果,证实这并不是家乡的马兰花,记忆中家乡的马兰花叶鞘更挺直,颜色是深绿色,开的花是艳艳的蓝色。其他的细节,脑海里一时难以廓清。

记忆最清晰的年龄大约是六七岁吧,当时随教书的父母在高密县东北乡一个偏僻的村庄,借住在一家姓范的大娘家里,家家都是土墙草屋,户户都是家徒四壁,大娘家和别人家不一样,她家的屋山头有一排马兰花,当地称谓马莲,每年杏花开后马莲钻出嫩叶,再过一些日子(那时的每一天都是多么的漫长啊)便一簇簇成深绿色,再往后,在马莲丛中窜出一只抱有花蕾的薹。不经意间,马兰花露出蓝色的妖冶的花朵。有时我站在门口便看到有老人过来,背着手看看盛开的马兰花,又面无表情的走开;有时是孩子们偷偷撕采马莲的叶片和蓝色的花朵。

马莲的叶片是可以放在嘴边吹哨的,房东大哥常常精挑细选,采一片马莲,一手持叶片含在嘴上,另一手握成半筒状护住叶片,随即便响起悦耳的哨音,往往先是吹一些鸟叫的声音,宛宛转转,再学些婴儿啼哭,,eng~~~a~~~~,eng~~~a~~~~,引得我们小伙伴大笑不止。每人都撕一马莲叶,含在嘴里,吹的出一片吱吱歪歪的声音。

有时几个大人围上来对大哥说,吹一个拿手的。大哥想了想,双手抱住马莲叶,慢慢悠悠的吹起来,初始听不出什么道道,慢慢的音调变高,拖腔更长,腮帮子鼓得发紫,声音渐渐高亢,或似夜猫寻伴一般,又如村头寡妇哭坟,抑抑扬扬,令人心酸。我那时虽小,却也被大哥吹的胸口一阵阵发紧。虽然难受,又不舍得离去。看看身边的长辈,个个沉思不语,木然失态,一位婶婶竟然拿大襟摸起了眼角。大哥全然不顾看客的表情,脸微微侧向天空,双眉紧锁,一板一眼地实践着自己的作品。我渐渐心头发凉,觉得十分委屈,欲哭无泪,慢慢走过去拉住大哥的衣角。

约莫一袋烟的功夫,大哥的马莲哨独奏终于吹完。一大叔拍了一下大哥肩膀说:唉,原来是孟姜女哭长城呀,弄得我晚饭都吃不到好处,走了走了!叹口气向外走去,队长从邻家摇摇晃晃走出来,大声说:吹个《送情郎》《十八摸》,也好提提情绪,你这好,直接影响抓革命促生产!大家四散。

偷偷过来采马兰花的多是女孩,撕马莲叶做哨子的当然是男孩。范大娘常常为糟蹋了她的马莲而大骂出口,且用词新鲜,决不重复。但是骂街的做法实在是收效甚微——不是大娘无能,实在是共军太狡猾啦!一天在大娘骂累了之后,把我叫到她家门口(我们是住一个院子两个并排门口),叫着我的乳名说;到了秋天,咱家的马莲割下晒干,就可以卖啦,你知道人家买去做甚么?我当然知道,但我不说,只是眼看着她。大娘见我没有回答,声音提高了八度,两眼炯炯放光,大声的宣布:是公社饭店买去串香油果子(即油条)!我大受感染,站起来向大娘靠近一步,眼朢大娘热切的说:大娘,卖了马莲给我买香油果子!

大娘怔了一下,对我的请求感到有些唐突。想了想,没有接我的话茬,仍按照原来的思路启发我的思想觉悟,说小死孩子把咱家的马莲都糟蹋啦,秋天就卖不到钱了,卖不到钱怎么办呀?(卖到钱也不给我买香油果子吃!)大娘循循善诱地启发我,让我潜伏在土墙里边,待有采花小贼,就大声呵斥,大娘将随即增援,提其父母小名(乳名),剿他上八辈的祖宗,让他犹如狗血喷头,杀一儆百,杀鸡畏猴!让全村人都知道老范家孤儿寡母不好欺负!

当时我虽年幼,生性木讷,但并不十分傻,对大娘的战略战术很不以为然;采花毁草者,男孩多是我的小伙伴,女孩中或有暗慕的小姑娘(现在已经忘记那时周围有哪些小姑娘啦),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公开站到大娘一边,更何况大娘竟然无视我对香油果子的热爱让我至今想起来还是有些忿忿然。

香油果子的味道实在是太香啦!香油果子的诱惑实在是太大啦!安得油条千万斤,人人撑得肚儿圆——这是我接近成年时的梦想。每逢农历四、九就是村里的集市,那个时代的集市实在太小啦,每每使我们这些小学生流连忘返的小集呀,常常是和油条的香味在记忆中浑然一体。公社饭店里的售货员,用自行车驮来的一箱事先炸好的油条(集市上只卖不炸,要是先炸现卖,那香味还不把我们撑死啊),支好车子,打开箱子,一杆秤,一包马莲,开卖。三毛钱,半斤粮票,可以称7两油条。我们这些背着书包的半大孩子把油条箱子和带着脏兮兮香喷喷围裙的汉子围在中间,真正买油条的人只能从我们身后递过钱和粮票,汉子称好油条,拿一根长约一尺带有倒刺钩的铁钎,麻利的将油条一根根穿过,一手抽出一两根马莲,嵌在倒刺钩间,将铁钎抽回,马莲便穿过油条,双手一挽一系,提着油条越过我们头上,递到买客手中,完成了一桩生意。我们的眼睛光闪闪;我们的鼻子起劲抽;我们的哈喇子尽情流——我们热情不减,若不是怕父母到现场大骂,谁都不会先行离去。

大娘拉我做卧底的企图没有实现,马莲受到蹂躏的事件经常发生。有时大娘便自己站在马莲丛边发呆,见我过来,大娘递过一只丢在地上的马兰花说:闻一闻多香啊,我不情愿的接过,并没有闻到香气,疑惑的看看大娘。只见大娘面带慈祥,笑着说:慢慢闻,真的香啊,闻不到马莲香,长大啦娶到媳妇也不知道疼。我脸一红,赶紧跑掉。

渐渐地,我忘了大娘的凶恶和狡猾,浮现出的只是慈祥和微笑,渐渐地我也认定马兰花一定有一种淡淡的幽香,我闻不到只不过是我的道行太差罢了。再往后,连马兰花也在我的心中渐渐淡忘。

十五岁离家,再未回村久住,流离四方,苦乐自知。有时也与人谈及家乡的马莲,但多不详,渐渐丧失了探寻马莲的信心。两年前吧,与一好友闲聊,竟无意扯到马莲,说老家也有马莲,我不太相信,刨根问底,一一核实,果然与我儿时相伴的马莲一摸一样:深蓝色的花,深绿色的叶片。——也能串油条吗?我果断的问,——当然能,好友铿锵的答!我们一起大笑,好像两个久别的地下党一样。我们相约,回家乡挖回马莲,移栽到我家新开辟的小花园,再到春天,马兰花开,约友几人,撕一片马莲叶,吹一曲吱吱歪歪蛤蟆叫,掐一朵素雅美丽马兰花,闻一闻它幽然的清香。

我要与马莲相伴,我愿以马莲为荣。我要把在新西兰发现的“类马兰花”的照片发给我的朋友,让我们一起高兴。

附:百度 马兰花 
 


首页>马兰花>第31张
举报图片
马兰花 - 双阳风 - 相册 - ... <520.130600.com/space-1065-...> 640x480 | 预览:100% 原图
收藏 

此内容系百度自动搜索的结果,可能受著作权保护,百度与内容的出处无关,请在获得权利人(如有)合法授权后使用。如有疑问请参考权利声明

?2011 Baidu

鸢尾科鸢尾属植物马莲的别名。 马兰花又名蝴蝶花、蝴蝶兰,为多年生宿根草本花卉,根茎短粗,肥壮。花大新奇,花色绚丽,鲜艳夺目。花有蓝、白、黄、雪偶同名人物和影视。青等色。花期5-6个月,每次花可开花7-10天,颇耐观赏。马兰花在我国栽培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目前欧、亚、非3洲均有分布,品种极多,难以计数。此花按植株高度不同可分3种类型:矮株型仅18-25厘米,中株型高25-70厘米,高株型可高达120厘米。马兰花喜阳光,适栽于背风向砂质土壤中。

中文学名:

马莲花

拉丁学名:

Irisensata Thunb

别称:

马兰花、马蔺、蝴蝶花、蝴蝶兰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