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灬邱 家 大 院灬 拥 抱 2015

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日志

 
 

泰 山 之 殇 ----BY 老海  

2014-07-24 08:4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按播放按钮



泰  山  之  殇

—为纪念渐行渐远的岳父而作

  


今年初夏的一个子夜,岳父走了。走完了他八十五年的人生之路,走向了星汉迢迢的天国。他,走得从容,安祥,悄无声息,甚至周边的时空世界里,似乎一点涟漪也没荡起。

    然而,我心中的泰山却在那一刻倒下了。虽然不是轰然之塌,带来的似乎也不是那种撕心剧痛,但是这种抽蚕剥茧般的日损月蚀,带来的却是一种绵绵不断、挥之难去的痛定之痛。这种痛会时常像一曲婉转悲恻的咏叹调,夹杂着一幅幅记忆深处的片段飘然而来,又悠然而去……


    初识岳父,是二十八年前正月里的两次相见。一是正月初四,作为毛脚女婿第一次上门拜年。老实说这次相见,由于程式化的内容居多,加上自己内心又忐忑不安,神情恍惚之中对岳父的印象并不清楚,只是感觉他是一个话语不多但语言很规整、底气很充沛的长者。随后月末的相见,倒真成为我对岳父认识的开始。

    那是一个天寒地冻的正月之夜,去三中给未来的妻妹联系就学亊宜,事成之后与同学一番畅饮,不觉夜色已深。因事先约好一旦有结果 ,要当晩返回村里告知家人,以便准备。几里崎岖蜿蜒的乡间小道、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约摸大概的方向,对那一刻的我来说都不是事。热恋中的雄雄之火,畅饮后的烈烈酒胆,加上与生俱来的乐于担当的一丝野性,竟然一路狂歌,伴着自行车的叮当做响,准确的找到了仅去过一次的茅屋之家。开院门的正是岳父,他手上拿着电筒,口里呼着热气,透过微弱的灯光,可以看见岳父微微皱起的眉头上,挂着一层薄薄的白霜。看样子,在我回来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已经无数次的到室外甚至村口接我了,我不免内疚起来,连声道歉。而岳父却没有埋怨,也没有惊喜,只有一句既像对我、又像自语的大白话:真不容易啊!语音依旧的中气十足,穿透力极强。刹那间他那并不高大、也不算厚实的肩头,我产生了一种想靠一靠的冲动,那黑暗里萧索的农家小院,也有了一种莫名的归属感,此时有三个字硬硬的烙在了脑海里:到家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有一些诗情画意了。一盏煤油灯下,暖暖的热炕上,围坐着岳父母和未婚妻,在说完小妹的事后,由啦家常最后完全在听我讲故事了。故事的主人翁当然是我和我的家人,情节也有些苦涩。不过我已完全超然物外,忘记了自已的毛脚身份所应有的矜持和分寸,竹筒倒豆子般的把上至三代的事全摞了。此间岳父的话语依旧不多,但表情却丰富了起来。有悲愤、有惋惜、有感慨、有喜悦,完全吻合了我所述情节的起伏变化,自始至终没有一丝的疑惑或否定,一双不大但特别有神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是一种厚重、诚恳、慈爱和赞许的光芒。这不是一种听众对讲述者的普通认同,而是一种久历沧海后的人生相知,一种敦厚长者对命运多舛晚辈的真心疼爱,更是一种极高规格、极高境界的慷慨接纳。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的情感词典里真正添上了“父亲”一词,我的精神味蕾也开始品尝起父爱的味道。于是灯下夜话,成为我心路历程上一帧永不退色的写真。


    感知岳父,是在二十多年的岁月长卷中,我有幸从多个侧面读懂了他老人家的魅力人格。有两件亊记忆犹新:一次,岳父母来我家小住,正要吃饭时,妻子因一件琐事当面指责我。她一贯心直口快,加上二老在场又有些恃骄使性的潜意识,语气颇有辣味。因熟知妻子性情中人,司空见惯,我并未入心,甚至连一丝不快也没有表现出来。但此刻岳父却勃然变色,把筷子“啪”的拍在桌上,义正辞严的说到,你这个嫚姑子,怎么能这样说话,他已经是一个领导干部了,你要维护他的形象!熟知岳父秉性的妻子,虽万般委屈此时却乖乖不敢作声了,而此时的我却五味杂陈:先是吃惊,一向敦厚慈样的岳父竟有如此冲冠一怒的刚烈。后是窃喜,一向叱咤风云的妻子竟也有敢怒而不敢言的时候。再是感动,一向自己从未拿小小科长当干部,而在岳父眼里竟纳入了领导行列!我深知岳父并不是一个攀高慕贵的人,况且在这个家庭里和我级别相当甚至比我高的还有几位。我更深知岳父也不是一个作秀演戏之人,这一点从他那刚毅无邪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拍案而起,完全是基于对我的偏爱和厚望!护犊之情,溢于言表。赏婿之爱,厚于泰山。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祝贺岳父八十寿诞的日子里。为了略表孝心,我写了一篇以泰山为题的文言赋作,将山格与人品交相辉映,同歌共颂。并请乡贤邹先生工笔小楷誊写装裱,作为寿礼呈给岳父。初见此文,岳父两眼炯炯有神。略读一遍,已知文意后,他那惯常白晰的脸庞,竟微微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似乎有了一种与他年龄极不相称的腼腆,然后说:三邹书法名不虚传,写得真好啊。至于文章内容却只字不提。作为作者,我心里很忐忑,既怕国学功底深厚的岳父看出自己的学底浅陋,又担心岳父的业绩概括不全不准,有损形象。但他好像完全忘却了这件亊,全身心的沉浸在了大家的祝寿之中。略微不同的是似乎比往常兴奋了一点、话语也多了一点而已,我不禁稍稍有些失望。然而,一段日子之后,当我回岳父家偶然上楼时,但见小厅兼书房的西墙正中悬挂着那篇赋作,岳父正面对而低声吟咏。也许有些耳背,也许已经沉浸其中,对我的到来竟浑然不知。我不忍打扰他老人家的雅兴,就在岳母诧异的眼神里悄然而退。此时此刻我恍然明白了这样一个真相:其实岳父对文章还是满意的,但他没有像许多老人那样喜欢重述辉煌过去,而是始终保持着一颗淡定谦和之心。挂在二楼书屋,既称了他不惯张扬的个性,又兼顾了小婿薄面苦心。建功而不自傲,逢扬而能自抑,沉稳低调,虚怀若谷,非泰山之德,莫之能比!


    痛别岳父,那是去夏至今一年来的事。记得去年也是一个流火的七月之夜,妻子从兄长电话中得知了岳父患不治之症、明天即将住院的消息,不禁忧心如焚。第二天便驱车二百公里直接赶到了岳父病榻前,我也顺理成章的成了岳父入院首晚的陪床人之一。也就从那时起,开始了陪伴岳父走完最后一年人生路的痛别之旅。

    一痛岳父的偏爱之别。给岳父陪床难在下半夜。陪床人困乏之时,也正是岳父清醒之时。受病情折磨,岳父常常十几分钟就要起床、喝水、接尿、关灯等程序循环一次。陪护人不胜其累、睡过头去时,岳父便忿忿不满,甚至喝斥。但每轮到我值班,岳父总是一个小时左右、最勤四十分钟叫我一次,而且语气平和、充满爱意,从来没有喝斥过。是我睡觉警醒,没等他老人家烦心一叫就起?还是在服侍的正规程序外,能常常轻揉他压酸的后背而得到肯定?还是当女婿是客、说着不踏实?似乎都是又都不是。众兄弟姐妹竞相侍奉、皆有孝心,近三十年的老女婿,早已融入了大家庭、客主一体了。那只有一个解释:岳父偏爱这个从小命运多舛、渴望父爱的女婿,偏爱这个远道而来而又肩有负重的女婿、偏爱这个时常能读他、慕他、敬他、亲他、为他一吐为快的女婿……

    二痛岳父的清醒之别。最后一年的时光,特别是年后,岳父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无论身边的哪位亲人,无论孝敬的什么事,都曾无数次被忘记、无数次的被张冠李戴,这已经被大家视为苦涩的笑谈了。然而,唯独我无论是在岳父昏睡之后、还是在烦躁之中看到时、往往第一眼就能准确叫出名字,并伸手紧紧相握,竟然一次也没错!更为传奇的是,当把今春出生的孙子照片呈现出来、问我的孙子应该如何称他时,他老人家那本似模糊的思维刹那间灵光一闪,朗声答道:他得叫我老姥爷!斩钉截铁,毫不含糊。我不懂医学,难以从科学角度去诠释这匪夷所思的现象,我倒宁愿相信缘分与亲情。是缘分让我每每赶得上岳父那难得一现的清醒,是亲情让岳父保留的那份无比珍贵的清醒、每每慷慨地赐予了我,更是缘分加亲情,才使这份清醒演义出别样的一种痛在心头。

    三痛岳父的挥手之别。最后一年,岳父基本上是在病床上渡过的。人来人去,极重礼节的岳父习惯于用招手挥手表达情感。每每此时我总是快步上前,握紧那只高高举起的柔软、温暖的手摇一摇,然后相视一笑。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移,岳父的手举得越来越低、温度却越来越高、颜色也越来越红、一种不祥之感也越来越近。于是,与岳父相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生怕一旦失去、永不再来。就在他老人家辞世的前两天下午二点,我来到床前到时,他迷蒙的双眼仅能睁开一条缝,呻吟着不断的绅出绯红的手掌,象是要握,又象是招唤。因为已经不能说话,也就无法知道他老人家的意愿了。只好为他翻了一个身,又一次抚摸轻揉了一遍滚烫骨瘦的脊梁。不知他老人家是否舒服了一点,呻吟之声似乎稍低了些。但绯红的手掌直到我离开时,却一直不停的放下、举起,又放下、再举起,我一直不敢回头,不敢面对那双绯红而又挥动之手的告别,而宁愿把它作为珍藏心底的一个永远的定格。

巍巍泰山,千古不老。只要我们愿意,随时可以攀登,可以亲近。岳父己去,万难再见 。但只要我们留意,心灵家园里随处都有他老人家营造的美丽风景,供后人仰望:是他对世故与圆通的不屑,才教会我们认识了本真与清高;是他对浮躁与物欲的摒弃,才点拨我们明辨了从容与淡泊;是他对勤俭与知足的坚守,才警示我们莫忘了苦难与惜福,是他对宽厚与仁爱的播撒,才传承我们赢得了尊敬和赞扬……

    斯人已去,风范永存。天国寂寥,我愿奉上盒带,让他老人家珍爱的茂腔,那高亢悲怆的乡音响彻九霄;天国冷漠,我愿捧上纸笔,让他老人家自豪的书法,那龙飞凤舞的春联贴满仙苑;天国少客,我愿玉后抛砖,让他老人家典雅的诗作,那功力深厚的心声唱和两界;天国有知,我愿放开喉咙,让他老人家爱听的《父亲》,那荡气回肠的旋律飞向云外:

……

我的老父亲

我最疼爱的人

……

这辈子做您的儿女

我没有做够

央求您啊下辈子

还做我的父亲

我的老--

 

           ——写于岳父五七祭日前夕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