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灬邱 家 大 院灬 拥 抱 2015

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日志

 
 

邱家庄的故事  

2015-04-28 21:0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邱家庄的故事

 

 

序 言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2015年的元旦到了。好长时间没到母亲那里去了,非常想念、牵挂。1号晚上,明星把我拉来和娘住几天。娘身体很好,86岁了,除了耳朵稍微稍被一点,别无大碍。很健康、很幸福。跟弟媳建荣在山上住着,那里空气好、环境美,整个校区绿化的像大花园,一年四季,高树低花,错落有致。各种树木既美观好看,秋天还能实惠的吃到果实。楼前还有外婆的澎湖湾,水鸟、野鸭在春季就飞来,在这里繁育子女,一批批,一群群在湖里游来游去,煞是好看。野兔也来到这里,肥沃的土地上有吃有喝,老师们种的蔬菜成了它的美食。好多种鸟儿在这里栖息繁衍,到湖边喝水、洗澡。特别是小燕子来了,更是别有风景。这儿花草树木多,园丁们在喷灌时惊飞起来好多虫蛾,招来一大群燕子上下追捕,好像鱼儿在水中游那样自如,那场景太好看了。这样的美景娘天天享受着。冬天有充足的阳光,暖时下来走走,享受着新鲜的空气,扔掉了多年的安定,睡得很香。娘呀,这福气是过去皇帝乃至今天的高管也享受不到的,加油,健康才能长寿啊!

三号早上,大弟尓臣打电话说:大姐,你应该写一些东西,咱家过去的是,在宗族上和谁家较近,邱家庄有趣的事,都把它写出来。我最遗憾的是就是没抽出时间多问问父亲咱家的那些老事儿,没想到他老人家走的那么突然,一得病就记忆消失,只能陪他说现在,逗他开心。我说:尓臣呀,我这水平能写出什么来?弟弟说:没关系,凭你的记忆,小时候跟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的事,父母对咱成长的教育,都能写出一大些故事。以后的孩子都不知道这些事了,让后人看

早些时候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写点家事,可总是提笔忘字,想写的话又不会用词句了,字也不会写了,于是就放弃了。经弟弟一鼓励,想现在还是我的好时候,头脑清醒,思路畅通,那我就从记忆力找出爷爷奶奶跟我说的,还有我自己所知道的咱家的老事儿,姥姥家的事儿,还有老姥姥家的事写一写,与大家分享吧!

 

 

 

 

 

 

 

 

 

亲爱的爷爷奶奶

 

爷爷的名字叫邱衍富(1898年生人),咱爷爷用现在的词语来形容,年轻时就是高富帅。我刚有记忆时,记得就愿意让爷爷抱,那高度直接就是居高临下,爷爷有185的身高,挺直的腰板,穿什么衣服都是整整齐齐、板板整整的,差不多一年四季都是扎着裤脚,很利索。爷爷长得很帅,年轻时咱庄有娶媳妇的、嫁闺女的都由爷爷当大客、陪客。父亲的教龄比我的年龄都大一岁,常年在外地教学,那是不是双休日,每星期只在家一天,家里的大事小情都由爷爷操持着。爷爷是个“技亮人,什么活都会干:年轻时做过粉条(咱家开过粉坊);还会打铁,生起火炉烧着焦炭,打造各种小工具;还会锔盆、水缸,自己打锔子;还会磨剪刀、菜刀。后来在生产队也都干这样的活,修理农具。生产队可有的事坏农具,他整天不得闲,挣到不少工分。咱姐弟六个幸亏有爷爷奶奶帮娘照顾咱,咱没吃什么屈。爷爷对孩子都很亲,从不重男轻女,支持咱上学读书,他自己不识字,知道没文化的难处。奶奶更会照顾孩子,娘要忙干活挣工分,奶奶就一个个细心地照顾咱们,培养咱是她的重要任务。奶奶也不识字,但她有很多文化知识,百家姓、千字文她会背诵一些,会讲二十四孝。小时候跟她睡觉时还能听到很多故事,晚上就讲聊斋的故事,还会念弥陀佛,早上不让睡懒觉,说早睡早起是美德,尤其是女孩,养成好习惯结婚嫁人都有好日子过。咱们受爷爷奶奶的教育比较多,耳濡目染受到的影响很大,总感到他们二老的胸怀宽广,做事大气。

爷爷兄弟四人,养育十个女儿,昌道家的姑姑和六爷爷家的姑姑每逢年过节都来看爷爷奶奶,直到大姑、二姑都去世了,他们的孩子还照常来看姥爷姥娘。

听奶奶说:有一年冬天,土匪来绑票,把昌道家大爷绑去了,爷爷心急如焚,如同绑去自己的儿子。到处打听土匪的住处,家里没那么多钱,爷爷揣上不够数的钱连夜赶到诸城那里,见了土匪头子说:你先把他放了,我在这里。土匪都惊呆了,哪有这样大气的叔叔,连受罪的份都换,也没难为爷爷。后来拿钱把爷爷赎回来了。这样的胸怀不让人尊敬吗?爷爷兄弟四人分家时他都谦让别人,咱家的房子最小,那是开粉房用的厂房。后来咱十个人住着特别拥挤,而爷爷奶奶总有一句禅:让人不算痴,过后得便宜。听从他老人家的教诲,现在看来咱们都赚了。

爷爷和奶奶成亲时(奶奶是柴沟镇袁家村人),听奶奶说咱家那时是大户人家。爷爷的父辈兄弟四人,生育15个儿子,几个女儿不知道,只知爷爷有2个姐姐,一个嫁到柴沟的高家庄,一个马旺,马旺的老姑早亡,她替头的女人的孩子来回走动出门,后来因为成份不好,也不太上门。高家庄的后人直到现在还联系。奶奶成家时他们四五十口人还没分居,可已经矛盾重重不能一块过了。那回分家是分成四份,咱大老爷是尔成家的长辈,他兄弟四人,即尔浩哥和尔贵哥得爷爷是老大,也是15个兄弟中的老大。尔成的爷爷是老二,排行老七,广全的父亲是老四,排行十五,还有一个十四爷爷,家有碾屋,全村都用的那个地方。二老爷是咱老爷,生育四个儿子,两个女儿。大爷爷是昌道家爷爷,排行老二,二爷是尔昌家的爷爷,排行老四,三爷就是咱家给他养老送终的六爷爷。咱爷爷排行老九。(星星注:我录入这一片的时候,直接晕倒)

三老爷家里是油坊里的兄弟(分家时他们分得油坊,就叫油坊里),他们五兄弟,是五虎兄弟,有两个作死了,让共产党砸了狗头,其余的去了东北,其中广义大爷回乡住了几年,大家有的能记着。广忠叔也来住过几年,年后都回去了。他们父辈排行老三、老五、老八、老十、十一。作死的是老八的大儿子和老十。

四老爷是广学大爷的祖父,父亲是十三爷爷,十二爷爷一家去东北了,他们家有一大片宅基地,在后路北面好多树,人少地大树多,较富裕。

随着岁月增长,人多成分杂。娶媳妇嫁闺女的家口大了,当家的没章程,缺管理,整天有矛盾。奶奶说:忙时搞农业,闲时搞副业。家有粉坊、油坊、木匠房,还办一所私塾。级的咱家村西头大白杨树了吧,那就是学校。整个家族的适龄儿童都能上学。父亲就是在那里上学的。家大业大没个好管家,准过不到一块,只好分居。找来分居客还有帐先生,兄弟们坐在炕上分了一个月也没掰扯明白。五虎兄弟就拿土枪土炮的吵闹,强者胜嘛,好歹也算分开了。

分居后爷爷兄弟四人又在一起过了好多年,爷爷当家,奶奶主内,他俩都有大家风范,爷爷安排搞生产、搞副业,咱家开粉坊做粉条。奶奶安排做饭、推磨碾碾各负其责,奶奶的活就是在大炕上教女儿们做绣工。十个姑差不多年年有出嫁的,奶奶就领着大小闺女在炕上描龙绣凤,飞针走线的做嫁衣,给家里的爷们做衣服、鞋袜等,妯娌们有的有意见、攀比,奶奶说:好,我做饭,你们领着干去吧。她们没有一个能顶起这片天来的,只好任劳任怨的干活。

奶奶可真是心灵手巧啊,拿起笔,就像复印机一样胸有成竹的随便就画出一幅幅精美的画。春天的牡丹、夏天的荷花、秋天的菊花、冬天的腊梅,用大红纸剪出来贴在窗上真漂亮。以前都是用纸糊的窗户,中间做一个卷帘有四个窗格那么大(我印象中一个窗格有10-15厘米见方),卷上帘去看窗外面的事情,卷帘下面四个格子正好是四季窗花。窗户的四角各贴一个大的三角形的画,有时剪蝴蝶,有时剪蝙蝠,两边在恰当的空间奶奶再剪一只蝈蝈落在兰花上,螳螂举着大刀抓住昆虫,一把剪刀铰住一只大蝎子,弯弯的大毒针,太逼真了。把窗户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到奶奶炕上就别有一番风味。过年的时候贴的更多,屋里更喜庆,谁来了都羡慕的夸一遍。全村凡是有结婚的户都来求奶奶剪饽饽花,饽饽花更好看,有富贵有鱼的,有百年好合的,大又圆的红花。比现在的齐秀花剪的强多了,可惜我这个笨蛋没学会奶奶哪怕是一点点的本领。

奶奶可不比她们那些妯娌,奶奶是书香门第、大家闺秀。奶奶的父亲是清朝的秀才,满腹经纶,饱读天下。家里生活着实富裕,顾有长工,从不知缺粮少钱之事。奶奶姐弟三个,大姐早亡。奶奶说:秀才父亲真是书呆子,家务不懂,姐姐要到出嫁年龄,媒人来提媒,是西旺一个麻风病人,母亲说去看一下人吧,要不就派人打听一下,父亲说:谁还骗人,不用看!结果嫁过去是个浑身流脓淌血的麻风病人。这样一个大家闺秀能受得了吗?整天以泪洗面,回娘家抱怨、痛哭。奶奶的父亲说:任命吧。结婚半年后,她就用火柴头刮下来兑上火油喝下去自杀了。奶奶唯一的姐姐就这样去了,她悲痛万分,去给她送葬大哭了一场。那年奶奶才十六岁。奶奶说,姐姐比她长的还漂亮。

奶奶的弟弟,咱们的舅爷爷是唯一的男孩。读书之后让他学做生意,在青岛做买卖。舅爷爷生了三个孩子,一个女儿,两个儿子。那个年代有文化就是好。都能有好工作。大表姑在青岛结婚嫁给教师,两个表大爷都实在邮电局工作,当时都是美差。大表大爷在柴沟邮电局干了多年,后来调到高密。生育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在大爷的教育培养下,品行端正,出类拔萃,兄妹三人在北京发展的很好。二大爷在上海邮政部门。七十年代经常回来探亲,来看望他们的二姑。奶奶每看到侄子就高兴地乐开了花。这些老亲戚在我们这一代就是第四代了,署民和颖贞还有密切联系,其余的都不知道了。为什么表大爷在刘家村住而不在袁家村呢,因为她住在姥姥家里。

奶奶生育了五个子女。长子在19岁时得了伤寒病去世了。当时已经定亲了,是草泊的女孩。爷爷奶奶痛失长子,如同摘去心头肉,爷爷彻底病倒了,硬朗的身体躺在炕上四十多天只能饮口水。奶奶心疼的说:快好起来吧,就这样不吃不喝我跟孩子们怎么过,咱还得好好照看这些孩子。当时的医疗条件就是抓中药,快到麦收季节爷爷才慢慢好起来了。后来又夭折了一个四岁的儿子,只剩下父亲和两个姑姑了。失去儿女是当父母的一辈子也不能忘记的心痛。爷爷经常对我说起:嫩大爷真技亮,一笔画出一个小兔来好像还会蹦,他会干木匠活,做出个小板凳也格外漂亮,刻个小手枪像个真的一样。可怜天下父母心,他终生是不会忘记他的大儿子的。

咱爹咱娘

 

奶奶跟姥爷是出了五服的姐弟,父亲到了结婚年龄,奶奶见娘长的那么漂亮,就差媒人去提亲。姥爷对奶奶家是知根知底,日子过得不错,不会让姥爷这个最心爱的女儿受委屈,就满口答应了。娘说:当时她嫌达达丑点。父母之命嘛,就这样亲上加亲给姑姑做了儿媳妇。

1947年,还乡团格外猖狂,用父亲的话说:旧社会,栓绑架拉打砸抢。姥爷当时是革命的骨干,后来加入共产党。还乡团到处抓人,姥爷领着大姨、大舅去青岛避难去了,那是奶奶的弟弟在青岛做生意,就投奔他去了。娘结婚时姥爷没在家。结婚的日子在腊月初六,婚后第三天就下了一场大暴雪。让风一吹,院子里的雪和墙头一样高。刚满18周岁的娘还盼着娘家人来“看三”,爷爷说:雪太大,把路都埋了,东南路上的古井里还冻死一个老头。娘想家想得哭了。那个年代,结婚才是第二次去婆家,姥娘在家也很难过。她领着二舅在家过,二舅不满周岁,大雪把他娘俩封在屋里,姥娘只能从门缝里铲点雪化了做饭吃,娘不挂念的哭嘛!

结婚后的蜜月可真是蜜月,他们用的“爷娘月”,就是一个月不能见爷娘。好在咱家户门大,人多,大侄子们都去闹腾,娘还开心些。娘说:你昌道哥领着人在院子里堆了一个大狮子,非常逼真,天冷,留了好长时间没化。

1985年,大跃进,人民公社总路线三面红旗的运动轰轰烈烈开始了。我也开始记事了。那时家里的铁锅、炉子都统统地拿去大炼钢铁,有劳动能力的人都不准在家,到外地去炼钢铁的,修水利的,集中在一个村搞点。娘和爷爷都不在家,到外村去干活了。父亲在外地教学,家里只剩下奶奶、我和菊贞。要过共产主义生活嘛,全村的老幼集中在一起吃食堂饭。一日三餐都在食堂吃。我记得奶奶一手领着我,一手领着菊贞,我提着一把茶壶,菊贞挎着一个小箢子,里面装着三双筷子三个碗。奶奶裹着小脚走不快,要不及时到饭就没了,每次奶奶都是提前准备好早去,生怕饿着孩子。菊贞还吃奶呢,她整天嚷着娘回来吃奶,一碰到人就问:你没见到俺娘,叫她回来我要吃奶。每次这样时奶奶就很心酸。接下来的日子更不好过,就像电视剧《老农民》里的情况一样。食堂吃了一阵就没粮食了,紧接着是三年自然灾害。咱村不到70户人家,一年饿死好几个人。因为营养不良,好多老年人都出现浮肿现象,各种树叶都可充饥,也都被抢的没叶了。书皮、草根、野菜是主食。那时就有尓臣了,全家七口人一月也吃不了二十斤粮食。多亏父亲从每月供应的粮食里省出一些拿回家,细粮给小孩吃,爷爷、奶奶、娘总舍不得吃。这些苦难的日子我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现在的幸福生活咱必须既知足又珍惜。

咱前邱家庄不大,70户左右,两个生产小队。暂时一队。六二年以后生活有所好转,能吃饱饭了但不是好饭,仅仅是地瓜、玉米饼子、地瓜干、咸菜,大集体干活挣工分分粮。咱家的主要劳力是爷爷和娘。说实话咱家真沾了大集体的光,上级有政策,凡是家里有人在外工作的家庭,没有工分也要吃上平均粮。后来咱家10个人了,也是大家在帮咱们的。

别看娘个子不高,干活真是一把好手。在生产队里无论是地里的种、锄、收割都是她的“把头”,每年割麦子她总是第一个下手开镰,不管是谁当生产队长,她都得当“把头”割麦子,从没落后过。种玉米她捻种,又快又准,锄地除草又干净又快,连爷爷都经常夸她:别看孩子他娘人不大,干什么都是一把好手啊!爷爷说的没错,场上的活娘更是巾帼不让须眉,麦子一上场,晒干打麦场,那时没有脱粒机,用马拉着碌碌压,中间的人像圆规的中心,抱住捻杆,指挥着牲口转圈压。这可是个技术活,人得走动着掌控着均匀。四五个捻杆唯独娘是女的。大热天,娘干下这一段来都是汗流浃背。年年如此,别的妇女没有一个会的。娘还有一个绝活就是垛麦草垛。男女老少拿着杈子吧麦草忘垛上扔,娘就顺着边一遍铺匀,一遍增高,麦草很滑软,很难垛。娘垛的那个大垛像个倒放着的陀螺,一座座码在大场上,人人都叫好,夸赞娘是个垛垛的好手。

家里活娘更是一把好手。缝衣做饭、洗洗涮涮,孩子多,可从来没有穿的破破烂烂的,白天生产队里干活,晚上就做针线活、做鞋子。娘干针线活可快了,我记得有一年冬天,可能是颖慧很小的时候吧,冬天孩子的棉衣就一套,没有替换的。晚上娘把棉裤拆了,洗净,然后烧火用锅烘干,再把棉花絮上缝好。第二天小孩就能穿上干净的衣服了。这一切我都亲眼所见,我看到娘真是神速,干什么都那么干净利索快,太不可思议啦!既羡慕娘干的又快又漂亮,又感到娘太伟大了!

父亲对家务活就不太懂了,对居家过日子,家中的一切耕种锄割啥的都没谱,都是娘指挥他来干。但是就一点很重要:支持孩子上学。跟我相同年龄的孩子很多是文盲,咱们姐弟留个都能上学,不论家里有什么困难,再苦再累也要让孩子读书。与同龄同村的孩子比,咱感到了幸福和骄傲。

 

 

 

 

 

 

 

 

 

 

四 达 达

 

毛主席提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在哪里是大有作为的”伟大指示,咱前邱村当时是比较落后的。在1965年的夏天,青岛市四方区的十名知青就来到了咱村。一个生产队分五个,她们是1520岁年龄的女孩,都不能独立生活,年纪小的甚至不能自理。当时生活条件差,只能有住房,生产队给她们粮食,女孩们轮流做饭。自己也磨面,炒菜。整天做饭不是糊了就是不熟。互相间吵闹哭叫是常有的事。这个锻炼对她们来说是太残酷了。后来生产队各派人员帮她们搞好生活。经过磨练,原来麦子、韭菜不分,苍子、棉花不辨的学生帮,后来都变成地道的农民了。知识青年在咱村让我们青年人也活跃了起来,文化生活得到了提高。白天干活有唱有笑,晚上排练节目,组织文艺活动,还有唱歌比赛。全村变得热热闹闹的。她们有的还当了小队会计、小队保管员、小学工读教师,对咱村的文化提高有了帮助。但不到两年时间,她们都去了条件较好的前铺村。

知青调走后,给我们村的青年小伙子们留下了些许的遗憾,多住几年说不定多留几个媳妇。我清楚地记得,那是661226号,由我接替了知青朱桂兰教的那个半工半读的教师职务。工读学校就是早上讲一节课,晚上上一节课,其余时间老师和学生都干活。全日制学校由广勋四达达一个人胶四个年级的课程,叫一揽子学校。那是好多村都是一揽子,比如范木匠庄、张家屯啦。人少,学生凑不够一个班,全村只有十几个、二十个学生,上级就不派教师来也不增加教师名额。两年后,我就成了正式教师了,随着生活水平提高,上学的孩子就多了,上级强调适龄儿童全部入学,扫除文盲。

提到我当教师的事,我不得不说我非常感恩四达达。是他提名让我干教师的。那是咱村比我有文化的多了去了,也许人家不稀干,反正我既幸运又很感激四达达。社办教师是挣工分的,全村人工分最高的一个。咱家生活水平和地位一下有了相当的提高。全家人也很高兴,父亲星期天回来也传授我教学经验,工作中四达达也认真的教我怎样教书育人、怎样做人的道理。我一小学的文化水平来教小学,从一年级开始,像是重新学习,温故了一遍,自己的水平也提高了一大截,并且教学成绩还不错。72年到高密县教委参加了先进教师工作会议,73年在柴沟参加全县小学汉语拼音培训班。当时我任教师,负责夏庄公社和呼家庄公社的教师培训,成绩很好。四达达是个不安于现状的人,70年教育上的方针是要普及初中文化。四达达以书面材料、口头请求等各种形式要求领导让我们办了一所中学,那时叫联中。我们鸟枪换炮了,校长的职称也变为中学校长啦。联中办起来对我们村大有好处,学生不用出村就能从小学至初中毕业。教师也多了,又盖了教室。原来有我们俩人的办公室扩大到七八个人的大办公室。由广胜、召财、纯法等教师来教课,还有李永发老师来教音乐。后来李诤也调来了,他更是个骨干力量。学校有篮球场,还有露天的乒乓球台两个。办的轰轰烈烈、生机勃勃,为邱家庄丰富了体育、文化生活,培养了人才。邱家庄后来有一支篮球队在镇上也是名列前茅的。那段时间,不但丰富了文化生活,更重要的是造就了一批人才。邱家庄的孩子基本上都普及初中文化。后来还出了不少大学生。想到这里,四十多年过去了,我好像穿越时空,又回到了那个年代,有一种幸福感暖在心头,好回味呀!同时又袭来了一阵酸楚,想起那个为工作。为学校四处奔波的四达达,他老人家已经走了20多年了。。。。。。(我流泪了,写不下去啦。)

四达达对我们家真是有恩,我和他在一起工作的十多年中情同父女。和咱父亲我也没有呆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他一直教我怎样做人和处事的方式方法。父亲不在家,有些大事小情娘也总和他商量。爷爷奶奶病种他也一直在身边帮助,老人去世时他也一直陪在家里。76年我要结婚了,四达达问我:“结婚后休息几天还是不干了?”我一时没注意,不好回答。他接着说“我们可找个恰当的理由跟大队部商议,让菊贞给你代课。”那时候和菊贞一起高中毕业的学生也多了去了,四达达能说出这样的话,看中咱家的人才,我心里非常感激,巴不得快让菊贞去代课。我跟娘商议后,决定让菊贞干。之后我把户口拿走,菊贞顺利成章的成了教师。这对我们家乃至个人人生的转折起了重要的作用。这件事我永远感恩四达达,包括咱全家人要永远缅怀他。虽然他老人家已去世近二十年,他的后人咱也要帮助。我听娘说四达达大儿子的女儿在潍坊上学,还经常去看望娘,我很高兴。毕竟是四达达的后人,咱也力尽所能的帮她们吧。

记得那是父母亲已经去潍坊了,我也去高密安家了,我和殿勇还每年正月去四达达家住两天。一是对邱家庄还有一份感情,二是对四达达的那份亲情也难割舍。每次去四达达和四嬢嬢那个亲切,真叫人暖心。白天俺俩去看衍训爷爷、到衍良爷爷家喝酒,晚上回四达达加睡觉。嬢嬢早就给我们铺好了被子暖和着,真像在娘家一样。四达达也经常去高密,因为二儿子昌勇也在高密住,也到我家和明星的爷爷喝个小酒,拉拉家常,很亲切、很开心。95年春天四嬢嬢查出胃癌,在高密医院做了手术,我经常去给她送饭、陪床,直到出院在昌勇家住着我也去看望她。那时我劝四达达别在家干活了,来高密在殿勇学校看门吧,保证够吃够喝。但是四达达总舍不了他的地。嬢嬢终没逃出病魔困扰,而四达达也在第二年突然去世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悲痛的,沉浸在痛苦之中好久好久,特别是和桂荣在一起时我俩都会痛哭一场。从咱记事起,邱家庄有很多值得我们回忆的事。咱姐弟六人都有自己的同学、朋友圈,父母的口碑也不错,爷爷更会同情、照顾别人。咱队的邱广福身体有残疾,爷爷教他学会了打铁,修理生产队的农具,让他也能挣点工分。他很感激爷爷。咱家有事有活,借个劳动工具啥的,娘一出马便是马到成功。我没结婚时,桂荣不是我们家的家庭医生吗?后来尔成还经常给我们家从井沟买面回来。每个人都有一帮朋友,家里整天热热闹闹的。一句话,咱们都是心地善良、热情待人才会有这样的氛围。

 

 

 

 

 

 

 

 

 

 

 

 

 

 

 

 

邱家大院

 

最开心的事当然是尓臣结婚啦。那是84年的101日,全村都热闹起来了。娘的好朋友,婶子、嫂子、大娘都来帮着蒸大饽饽,全村人都来看喜,每人都分大饽饽;父亲就忙着写对联,贴大红喜字,请客,送客;颖贞、颖慧在家顶起大梁,置办礼物,布置新房;爷爷也整天捋着胡子笑呵呵的,这是他最高兴的时候,也是最盼望的一天。为办婚事还杀了一头猪,天气较热,吃不上还卖了好多肉。可笑的是殿勇还当了一回屠夫卖肉来着。一大家人,乐乐呵呵,可高兴了。全村人都来看媳妇,关键是我们娶得是潍坊媳妇,看媳妇的人就更多了。建荣开朗大方,待人客气,格外招人喜欢。两个小姑子整天跟在后面乐颠颠的,邱强还腼腆的像个小姑娘。那时是爷爷、父亲、母亲最幸福的时刻啦!

还沉浸在娶媳妇的欢乐境中,猛回头三十多年过去了。哎,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感到长大就老了。好日子就过得快嘛!父母生养了咱这二龙四风,没忘了老一辈对咱的教诲,以德为先、乐善好施、知道感恩,经营着六个好家庭。俗话说得好:一岁年龄一份感悟。真是没说错。我写了这么多过去的事,大家也看到了,还是咱们赶上好盛世过上好日子了,咱一定要珍惜生活、珍惜生命,健康、平安是每个人的准则。父亲不在了,咱在娘膝下多多尽孝,让她老人家幸福满满的(娘已经赛过神仙了)。更重要的是教育好后代,做一个好人。好好工作,学会感恩,好好团结在“邱家大院”里,相信,明天会更好!

 

 

邱云贞

二〇一五年一月

 

注:全文共8760字,为知足原创,除个别不通顺之处我基本没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